2018年1月5日 第1期 (总第674期)
 
小小腊梅花
 

  田韬

   

      这个冬天至今都没有下雪,心里不免多了一份期待。期待之外,想起了小区对面公园里的几株腊梅花。上个冬天有一场大雪,我在雪中探访了它们。“踏雪寻梅梅未开,伫立雪中默等待。”我问妻:“孟浩然冒雪骑驴寻访的是腊梅吗?”老婆讥讽我:“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嘻哈之间,散步几分钟已经来到腊梅树前。淡淡的花香缭绕过来。

      腊梅树不高大,最高处和我把手尽量伸向天空一样高。枝杈纵横交错,在风雪中显得更加枯瘦,就在一条条枯瘦的枝干上,绽开着朵朵嫩黄的小花,满目望去或疏或密,错落有致。雪花洋洋洒洒下得不紧不慢,腊梅花也好像抖擞精神,列好队伍欢迎这飘舞的精灵。雪不停的下,雪花降落中有些落在了树枝上,有些落在了腊梅花的花瓣上,时间一久,每一朵小花上都覆盖了薄薄的一层,光线不明不暗,不强不弱,雪与花相互映衬,看上去晶莹剔透,嫩黄的颜色愈加美丽动人。地面被白雪覆盖显得格外空旷,几株腊梅立在公园一角却又傲立其间,让人禁不住心中一颤。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诗人咏梅,吟诵的是风骨,欣赏的是品格,赞叹的是它不畏严寒、傲立风雪的精神。这些名言佳句里是不是有一份描写的是腊梅呢?亦未可知。在花的世界里,论姿态、品相、名气,小小的蜡梅花肯定很不起眼。只是你走近它或把它插摆在室内,一股独特的清雅的淡淡的腊梅花香会沁人脾肺、呼吸畅快、使人愉悦。或许没有飞雪、没有寒风,反而显不出腊梅的风骨,只有在冰天雪地里,那一股清雅芬芳的馨香才更加可贵。

      腊梅树前有不少拍照的人,或拿着手机与腊梅合影,或拿着相机拍下它的雪中身姿。或仰拍或俯视,在将它拉进取景框的瞬间,神情专注而激动,为能够拍到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而庆幸欣喜。事过一年,小小的腊梅花还开在我的心里,实际上它绽放的姿态会一直留在我的心里。虽然娇小却不怕风雪,虽然柔弱却清香宜人。枝桠枯瘦,不事张扬。惹人怜爱,受人欢迎。

      盼望着快一点再下一场雪,风雪之中,你也默,我也默,只是见你静静地绽放。
 
 
 

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