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5日 第1期 (总第674期)
 
无怨无悔的戏剧人生
——讲述榆林腔传承人张立杰四十载挚爱戏曲的故事 

  记者 杨金辉

   

      我们没想到,高新区榆林剧团的排练场地竟是两间简陋的旧校舍,房内没有取暖的设施,只有一台电暖器,临近新年演员们就在此排练。张立杰说:“在艰苦的环境中排戏,越能体现我们的毅力,很多时候我们一场戏演下来,就有很多人感冒,而演出我们又是不计任何报酬,完全是凭着一种爱好和责任。年年如此无怨无悔,就这样在经过岁月风风雨雨的考验中,我们走过了四十余个春秋。四十余年来,我收获了戏曲,戏曲也收获了我。”张立杰在说起她的戏曲生涯时,不免有些感慨万千。

      据张立杰回忆,她16岁那年还是一名中学生的时候,就成了大队戏班子里的顶梁柱,那时大队大喇叭和家家户户的小喇叭天天都在播放传统戏曲,尤其《沙家浜》《红灯记》《杜鹃山》《李二嫂改嫁》《小姑贤》等许许多多的片段成了她爱好戏曲的根基,为了自己学习好戏曲,她每天早晚或利用吃饭时间都守候在广播喇叭旁边听边揣摩,她发现揣摩就是最好的老师。记得那年村里的戏班子开始排戏,她总要悄悄地来到大队部观看,时间久了,戏班子负责人就感到好奇,便决定让她试试。没承想,她一唱让大家全呆场,怎么会呢,一个小姑娘没经过训练就唱得如此精到,可真是“百灵”显身了啊!“你再唱,继续唱。”戏班子负责人要求她多唱几首,让张立杰大显身手,从此,解庄村的“小白灵”不胫而走,名声远扬。

      美誉往往就是最好的鞭策,美誉往往也是最好的鼓励。张立杰从此和戏曲有了不解之缘。一个农村青年,仅凭个人爱好对戏曲孜孜以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在村里,有赞誉,有不解,更有很多冷嘲热讽。这些她都没有介意,她介意的是如何把每一场戏唱得更好。在大队生产队成为村委会后,张立杰的演唱也伴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迁,她先后到过乡文化站业余剧团,后又到镇办企业,1997年7月她还光荣的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无论在哪,她那对待戏曲的情愫都没有变。为了继续在戏曲演唱上得到更大造诣,她托人结识了山东省吕剧团的老艺术家郎咸芬,并和这位老艺术家成为忘年之交。她第一次见到郎咸芬时,郎咸芬让她展示了她的表演功力,那天在演唱结束后,郎咸芬决定让她参加全省吕剧演唱大赛,并作为十佳庄户剧团代表参加竞赛,从那次演出比赛后郎咸芬对她喜爱有加,郎咸芬的丈夫曾诙谐地对张立杰说:“我看你们二人长相有点相似,今后就以姐妹相称吧,也不要拜师称徒,姐妹相称亲切!”从此,郎咸芬便常常打电话约她去济南。在郎咸芬大师的鼓励下,张立杰更加热爱戏曲,2004年,四宝山办事处成立戏曲家艺术协会,张立杰成了该协会的中坚力量,那些日子,她与大家每年冬季都将戏曲送到周边十几个村,得到广大群众的广泛赞誉。2008年的小年,张立杰去南京参加了姨夫的葬事,回来时,剧团正需要演出,她当时还发着高烧,一听舞台缺人手,去医院打了一针就赶去了演出现场。“演出大于天。”在演艺行业里每个挚爱演艺的人都必须有这种境界。说到这,我们还听到了有关张立杰热爱起戏曲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程度,每年农历的三月三和九月九都应是张立杰和丈夫开酒店最红火的时间,可他们宁愿把自己的小饭店关门歇业也要先顾及她的戏曲,这点业内人人士无不敬佩。“唱戏的时候心中只有唱戏,这种心境只有真正学戏的人才能体会到,心境是学戏的根本,心境是学戏的基础。”

      近年来,张立杰对榆林腔情有独钟。在她与榆林剧团的共同努力下,以榆林腔的传承人身份,成为榆林腔的台柱。自去年以来她先后以榆林腔排练多台戏曲,当我问起榆林腔所具备的特色时,总导演王家远这样总结:“说歌非歌,说戏非戏,应该是榆林腔的特点。”

      王家远告诉我们:“榆林腔应追溯到百年以前,那时榆林的戏班子在当地非常火爆,每到一处都会得到当地百姓的喜爱。据爷爷讲,当年在抗战时期上演的多台剧目,得到八路军游击队的高度评价和喜爱,曾鼓舞了许许多多的游击队员,最有名气的应该是《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寻找游击队》等革命戏曲。”王家远小的时候,跟随爷爷去桓台演出,那欢迎的阵势,可以用万人簇拥来形容,后来剧团多次得到政府表彰,有几面锦旗现存于市博物馆。

      当我们问起今年榆林剧团今年的主要节目时,团长王家新这样说:“自去年以来我们主要排练《廓烙汉子》《军鞋》《一个钱包》《故乡情》等,这都是围绕当地民风民俗自编自演的优秀剧目,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是我们近年来努力的方向。”

      时隔几日,一场小型的进村汇演,让我们再次大开眼界:

      村东的那条路伸向山的这一边

      村西的那条河伸向山的那一边

      妹子这边寻来那边看

      怎就不见阿哥的面

      上午俺打猪草

      下午俺当羊倌

      哥哥呀你怎就不知俺的心

      走多远你都牵着俺的心

      俺的心……
 
 
 

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