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5日 第1期 (总第674期)
 
优化完善四项举措 加大VOCs治理力度
 

  VOCs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的英文缩写,是指一类活泼的、会参加大气光化学反应的挥发性有机物。目前可检出的有苯、甲苯、丙烯、丁二烯、氯乙烯等近300余种。VOCs具有涉及范围广、种类多、排放量大、毒性强等特点,其随意排放,对人体健康和大气环境都危害极大。此外,VOCs还是PM2.5及光化学烟雾的重要前体物,大气中VOCs占PM2.5的比重高达20%-40%。

      VOCs来源广泛,涉及生产、生活等许多途径。在人为源VOCs排放构成中,工业源、交通源、生活源、其他源分别占43%、28%、15%、14%。根据高新区规上企业产业分布,工业源主要来自石化、有机化工、医药、农药、汽车制造、家具制造、印刷、印染等行业,产品工艺、燃料燃烧、有机溶剂使用等都会产生大量VOCs。交通源主要来自汽车尾气、油品运输使用等环节。生活源集中在化石燃料燃烧、家居装修、秸秆焚烧、厨房油烟等方面。

      目前VOCs治理方面,针对道路移动源,高新区各部门采取的推进公共出行新能源化、督促营运车辆定期更换三元催化器、推动油品升级、错峰运输、重污染天气中重型货车禁止通行等都是有力举措。“煤改电”“煤改气”等工程的实施、秋季秸秆禁烧、露天烧烤整顿、餐馆加装油烟净化装置等对减少生活源的排放非常有效。工业源的治理较为复杂,根据VOCs产生环节不同,其污染控制可以分为源头预防、过程控制和末端治理。通过改进产品生产工艺,使用替代材料,提高设备自动化水平和密封程度,从源头和过程方面控制VOCs的产生量;对必须排放的VOCs,则需要在末端进行独立处理,目前的处理技术有:直接燃烧、催化燃烧、吸附、吸收、凝并等传统技术,以及生物法、蓄热式燃烧、等离子法、膜分离法等新技术,处理技术优缺点各异,实际应用中,需要企业根据自身特点选择合适的方案,以便收获最佳的治理效果。

      第二督查组在对高新区规模以上企业的现场督查过程中发现,存在VOCs排放的企业基本实现了排污设施从无到有,部分实现了从有到优。但仍存在一些问题:1、任何处理工艺都有其局限性,部分企业难以做到依据自身VOCs排放的成分、流量、浓度合理选择最佳技术工艺,往往将资金投入、运营成本作为首要因素;2、部分企业心存侥幸,治理设备间歇性开启或未及时更换催化剂、吸附剂等现象时有发生;3、污染企业的对VOCs的污染防治,大部分只是停留在末端治理,对源头、过程控制未予以重视。

      第二督查组通过对党的十九大关于“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精神的学习,认为对规上企业存在的问题,还应采取如下四项举措:1、指导企业依据自身特点合理选择VOCs处理技术。VOCs控制技术各有其优缺点,监管部门可以指导企业依据自身VOCs排放特点,综合考虑经济、技术、操作管理等各方面因素,通过多技术集成,汇集多种控制技术的优势,弥补单一技术的不足。2、鼓励企业加强源头预防、过程控制,实现VOCs减排。鼓励企业从材料选择、生产设备、生产工艺、过程管理等多方面选择适合本行业的技术、设备水平等控制措施,降低VOCs的产生量。比如调整改进原料配方,减少强毒性VOCs的使用;升级改造自动化、密封程度低的设备,减少VOCs的散逸等。3、加强精细化监管,增加监督检查频次和力度。由于工业源排放量较大,源头较广,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成熟的监测体系相比,建立一个稳定、可靠、经济的监测体系困难重重。通过加强对企业治理设备的巡查,建立企业排污台账,从严处罚违法排污行为,保证VOCs治理减排效果。4、探索细化行业排放标准。VOCs来源复杂,涉及行业众多,针对不同的重点行业制定更为及时、严格的行业标准,统一检测方法和技术标准,使各个行业在VOCs减排上有章可循,倒逼企业改进升级治理设备、工艺,实现VOCs环境管理的精细化。
 
 
 

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